怀孕4月做淘宝主播 温州夫妻成海宁“最佳”直播拍档

作者:浙江新闻  全文2297字 阅读需8分钟

一年一度的“双十一”要来了,这几日,似乎每个人都变得更忙了,消费者忙着“盖楼”、“填满”购物车,商家忙着备货、更新页面,“主播”跃跃欲试、快递小哥整装待发……在这个全民网络购物的“狂欢节”,每个人都成了主角。

“兄弟姐妹,咱们又见面啦!我是你们又帅又美又酷的小师妹。今天呢,给大家带来了一件女神必备的、奶牛花纹款的托斯卡纳皮毛一体。来,近距离看一下细节……”

11月5日下午,在海宁中国皮革城F座一个40平方米的直播间内,一位靓丽的女主播正在镜头前试穿着一件皮草大衣,边穿边细细解说着这件大衣的材质、版型和价格。她叫应培培,艺名“小师妹”,正在给淘宝直播间里的3万多名粉丝直播皮草外套。

应培培是温州人,今年33岁,10年前和丈夫吴斌斌一起来到海宁开了一家服装厂。去年,夫妻俩关掉服装厂,转型做起了淘宝直播。“小师妹”这个名字,就是吴斌斌灵机一动取的。

“当时有想法做直播,想取个名字和别的主播区别开来。全网没有一个主播叫‘小师妹’,就它了。”吴斌斌说的“当时”,是去年12月,当时应培培怀着4个月的身孕,做起了直播。如今,入行不到1年的她已是海宁数一数二的主播了,崛起的势头很猛。

关掉服装厂 转型做主播

在做直播以前,夫妻俩在海宁有一家服装厂,但因为效益不好,去年下半年时大约有100来万的库存一直卖不掉。为了清掉这批库存,夫妻俩商量出了一个办法:既然线下走不动,干脆通过线上发力带动线下。

事实证明,夫妻俩的方向并没有错。吴斌斌找了2个主播,直播了一段时间的确清掉了一部分库存,但新的问题接踵而至。2018年时海宁当地的主播人数少,而商家很多,导致几乎每一个主播的档期都排得很满,有时很难约到主播。

“我觉得我老婆也可以尝试做主播。”吴斌斌说着,指了指应培培。身高165厘米的她,个高身材匀称,是典型的“衣架子”;恰好,应培培在2017年时就了解到淘宝直播,十分看好这一行业,之前几场直播看下来,她也积累了一定经验。跃跃欲试的她尽管怀着身孕,还是毫不犹豫地就答应了。

去年12月3日,“小师妹”的第一场直播开了起来,商品就是之前库存里积的那批货。“刚开始一个粉丝都没有,对着手机屏幕一个人尬聊,真的有点尴尬,但适应了镜头就还好了。”

以前开服装厂时,应培培管销售,吴斌斌管生产;现在做直播,应培培管直播,吴斌斌管运营。凭借着实体销售的十多年经验,应培培面对着屏幕销售,专业度一点也不逊“出道”几年的“老主播”。

应培培花了4个月不到的时间,前期积累的皮草、皮衣等各种门类的4000多件衣服就全部卖光了。她评价自己为“天生的销售”,“我直播的时候和我平时生活中完全是两个人,生活中我是一个比较冷淡的人,但一到直播间里,我就嘻嘻哈哈,非常豪爽了。”

对于淘宝主播来说,衡量成功与否的第一标准是流量,因为流量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就意味着变现能力。让应培培第一次有“流量”的感觉,是在做主播十来天时,她参加淘宝直播在“双12”前举办的“老板娘驾到”第一季。“以前我的粉丝都是一点一点涨的,那次一下子涨了700多名。”半个月时间,应培培积累了第一批粉丝,而大约1个月时间,她的直播间粉丝破万了。

老“号”重炼 从低谷中爬了起来

今年3月,应培培休了“产假”。等到7月复出时,整个世界好像都变了。

“我中间4个月没播,粉丝全部跑光了,相当于我要开个新号重新开始。”2019年是电商直播迅猛发展的一年,无数人进入这个行业,同时也有无数人被淘汰。在海宁,去年,淘宝主播大约只有十几名,但今年,入行做主播的增长到200多人,竞争越来越激烈。

现在应培培要重头再来,能否达到之前的高度,她的心里并没有答案。怎么办?只能想办法抢流量,“最好的方法是给粉丝找货。对于序许多新人主播来说,只要有地方播,但我的要求不一样,我要找到适合自己风格衣服,而且要物美价廉。”

靠着朋友介绍和之前做服装厂积累下来的人脉,每天白天,应培培夫妻俩外出找货,晚上7点开始直播,一直播到次日凌晨1点多。她们找的货多是曝光率低的潮牌商品,意外的很受粉丝喜欢。4个月后,应培培的直播间粉丝数就达到了3万多,超过了复出前。

每天直播到凌晨1点多 辛苦却从不叫苦

屏幕前光鲜亮丽的主播,其实背后有着不少辛酸。

吴斌斌最心疼老婆的是去年冬天的时候,她挺着大肚子,四五点起床准备直播,一播就是六七个小时。因为淘宝直播有规定,直播期间,主播不能离开镜头前,因此,应培培吃中饭也是开着直播。而现在,凌晨1点多下播,回到家就已经3点了,因为精神亢奋,应培培往往要5点多才能睡着。

“你觉得辛苦吗?”记者问道。“不,我不觉得辛苦,跟我的粉丝聊天是一件很开心的事,”应培培笑着说,“我是一个越播越嗨的人,播的时候完全不感觉累,播完了才会有感觉。”

“那你会停播吗?”记者又问。应培培愣了下,回答道,“我不敢,这个行业竞争太激烈,粉丝们总是‘健忘’的,我必须努力保持热度,因为我身后是一个团队。”

应培培举了个例子,“口红一哥”李佳琦2018年直播了380多场,淘宝第一女主播薇娅除了参加官方活动基本不会缺席直播,“头部主播都这样,更何况我呢。”今年,她就从年三十晚上播到了大年初一的早上。

当天下午,在去下一场直播前,吴斌斌帮着老婆整理内搭和鞋子,十几双鞋子塞进了一个大行李箱,还有许多背心、马甲、毛衣等内搭塞进了另一个行李箱。“每次去直播,都像明星去机场一样。”他偷偷跟记者吐槽,说着说着忍不住就笑了。

2019-11-07 09:11 阅读4次